最高法:近亲属初次隐瞒犯罪所得可免刑罚

为维护正常的刑事追诉活动,加大对财产权的司法保护力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9日公布,自6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四庭负责人表示,解释中对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入罪标准和认定“情节严重”的标准,建立了以数额为主,兼顾行为次数、行为对象、行为后果等情节的多层次标准,避免定罪量刑的随意性和不公平现象。

基本数额标准:

三千元至一万元

解释制定了本罪的基本数额标准,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基本数额标准设置为“三千元至一万元”。

这位负责人说:“主要是考虑到本罪的构罪数额不应低于上游犯罪的构罪数额标准,并且参照了盗窃、诈骗等主要上游犯罪的入罪标准来确定本罪的构罪数额,同时也参考了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出台的涉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司法解释及一些高级法院已经制定的数额标准。”

特殊构罪标准:

涉军事设施不限数额

同时,这位负责人表示,解释制定了本罪的特殊构罪标准,根据行为具体的社会危害性大小,对虽没有达到一定数额,甚至掩饰、隐瞒的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没有财产价值,但妨害正常的刑事追诉活动,应当作为犯罪处理的几种特殊情形作了没有数额限制的入罪规定。“如一年内曾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行为受过行政处罚,又实施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行为的;掩饰、隐瞒的犯罪所得系电力设备、交通设施、广播电视设施、公用电信设施、军事设施或者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这位负责人说。

另外,解释明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之外的普通野生动物,数量达到五十只以上,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聚焦

1

近亲属间隐瞒犯罪所得怎么处理?

实行宽大人道原则,又设置初犯偶犯条件

解释中规定了审理此类案件从宽处理的具体情形。根据解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行为适用免予刑事处罚必须同时具备二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即“行为人认罪、悔罪并退赃、退赔”。第二个条件即存在三种情形的:一是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包括自首、立功、未成年人犯罪、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犯罪中止、犯罪未遂、从犯、坦白等;二是为近亲属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且系初犯、偶犯的;关于近亲属之间犯本罪的处理,既体现了对近亲属间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的宽大、人道原则,又设置了初犯、偶犯的条件,防止被滥用;三是其他情节轻微的。

■解读

古代早有“亲亲相隐”思想

针对亲属间犯该罪以及为自用而犯该罪的从宽力度很大,会不会引起争议这一问题,这位负责人表示,关于亲属间犯有关赃物的犯罪,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刑法典当中规定了处罚上的特例,我国古代也早有“亲亲相隐”的思想。从人伦和常理来看,亲属间犯罪以及为自用而犯该罪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对此类犯罪宽大处理容易被公众所接受,会取得更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同时,解释对于从宽处罚的具体条件做了严格的限制,也考虑到了如何避免该规定被滥用。

2

如何认定“情节严重”?

一般标准设定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价值总额达到十万元以上

这位负责人表示,解释从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的数额、种类、次数、上游犯罪的性质及对司法机关追查上游犯罪的妨害程度等因素认定“情节严重”,规定了一般标准、特殊标准,并设置了兜底条款。

关于一般标准,解释从犯罪数额上予以确定,设定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价值总额达到十万元以上。这位负责人说,“情节严重”的数额标准不宜设置过高,否则实践中很难用到,但也不宜设置过低,否则可能造成量刑大幅上升,十万元的数额标准参照了盗窃、诈骗、抢夺刑事案件的有关司法解释的数额规定,体现了本罪的社会危害性一般要小于上游犯罪的特点。

关于特殊标准,解释明确包括三种情况:一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十次以上的,行为次数多,社会危害性大,应严厉打击;二是实施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行为三次以上的,价值总额达到前项十万元标准的百分之五十(五万元)的;三是针对公用设备、设施及其他特殊财物,对情节严重的标准有所降低,不要求次数的限制,只要数额达到一般标准十万元的一半即五万元以上,就可认定为“情节严重”。 据新华社

(原标题:近亲属初次隐瞒犯罪所得可免刑罚)

编辑:SN02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5-28暴跌:不必庆幸无需沮丧

牛市并不意味着股票总是涨,甚至,可以说,出现暴跌,是牛市的必经之路。8年前的5·30暴跌,过了一个星期,便继续高歌猛进,向疯狂的6000点狂奔而去了。本轮牛市以来,2014年12月,2015年1月,都有过大跌。前一段,5月5日、6日、7日,连跌3天,之后报复性地向着5000天方向前进了


筹备奥运让东京想起帝国军

当日本东京被宣布为202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时候,日本全国上下是多么的欢腾。然而,这种以喜悦为主的气氛实在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日本政府就开始头疼建设奥运会主会场的事情了——自从选定新国家体育馆的设计方案之后,大小麻烦从来没消停过


十四名湖南官员的“桃花劫”

2015年5月,湖南郴州官场小范围流传着一个消息:当地三名县处级官员,被色诱拍下视频遭敲诈。这类官员被色情敲诈的消息,在郴州官场还未广泛传播,但在150余公里外的另外一个地级市衡阳早就人尽皆知。


嘴硬化解不了复旦视频困局

信息时代,公众的视野变得相当开阔。这个时代,如果有人还“以为大家是土老帽,结果悲剧了”。只能说,那些剽窃他人创意的作品,其创作者还抱着掩耳盗铃的思维,以为假装是原创,就真的是原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