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再次提交申请1500万元国家赔偿书

此前,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2015年2月15日作出赔偿决定,支付赔偿请求人念斌113万余元。但念斌及其家人认为福州中院做出的赔偿决定不能被接受,因此一直未去领取。申请书中,所申请的各项赔偿项目共计人民币15321805.84元,这是他再次申请赔偿这个金额。

“我们都还在北京,申请书已经托律师提交福建高院了。”昨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联系到了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她告诉记者,目前念斌依旧在北京进行治疗。

对于福州中院此前做出的赔偿决定,念建兰表示坚决无法接受“福州中院那个蛮横的决定”。

在她看来,八年的牢狱生活,让这个家庭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不是113万能解决问题的。”

据念建兰说,念斌被羁押八年长达2936天,目前精神压力依旧很大,并且也造成了严重的身体机能紊乱,身体损伤已达到8级伤残。更糟糕的,还是直到现在,念斌都难以融入正常社会生活的现状。对于福州中院的决定,以及当地公检法机构,念建兰说她非常失望:“念斌都无罪释放了,可他们连象征性的慰问都没有,让我看到的还是他们权力的傲慢。”

而作为念斌的代理律师,公孙雪是在昨天下午前往福建高院提交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福建高院已经开了正式的材料收件清单。”公孙雪告诉记者,这次只是提交申请,并未和福建高院的相关负责人对案件有实质性的探讨,“届时这份材料会被送到福建高院的国家赔偿委员会,等有了承办法官,我们才会有进一步沟通。”

公孙雪介绍,按规定,福建高院接收了申请书后7天内,会立案审查,3个月内立案,“但法院要是觉得有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再后延3个月。”

据了解,目前念家仅外债就有120多万,因而念家和公孙雪都认为福州中院的决定很不合理,等于没有赔偿,所以申请的各项赔偿项目共计人民币15321805.84元,“113万赔偿真的太悬殊。”


每个落马者都曾“过关斩将”

这些老同事,都曾经是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的为人民服务的好手。可惜,“煤老板的疯狂,利益的诱惑,险恶的环境”,让这些人最终败走麦城。这种惋惜之情,很有人情味,比单纯的嘲讽这些贪官“立场不坚定”,更为真实。


普京消失,世界忙“寻亲”

在目前俄罗斯面对西方制裁、经济遭受巨大考验的时刻,普京确实不能倒下,即使是普京休息了这么几天,俄总统府都一直在忙不迭地打掩护,却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普京说一句:兄弟慢慢来,越老越要补啊!


“开裆裤官员”

他改年龄不是为了提拔或多当几年官,而是为了找个年轻的老婆。那个与他骑马戴红花的女人归西后,他看了几个女人都嫌他年龄大了,于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档案上的年龄改了,顺利地找上了一位年轻的女人做老婆。


“下狗屎也要做操”很丑恶

广西玉林容县容州镇第一中学让数百学生冒雨做操表演,现场领导则打着伞观看。一名学生向记者透露,学校一周前就通知称,玉林市会有很多大领导来视察。“那天下午领导来了,学校说,就算下狗屎也要做操,更别说下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