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2人涉黑团伙获刑 均称量刑过重要求上诉

南都讯记者张钊 通讯员 杨婷 昨日,花都一涉黑组织案件在越秀法院一审宣判,该团伙22名被告人共被判决8项罪名。其中“黑老大”梁某彬被判有期徒刑17年。该团伙被指从2005年起在花都新华镇三东村一带有组织地开设赌场、故意伤害、非法持有枪支等,并对当地工程进行非法控制。 

该团伙在去年3月被打掉,当时警方出动了近300名警力。线索来自一起枪击事件,前年年底一日凌晨4时许,三东村传来枪响。民警根据现场的弹壳和砍刀,锁定梁某彬并将其抓获。

越秀法院审理称,自2005年起,被告人梁某彬纠合被告人梁某礼及有刑事犯罪前科被告人梁某威等人,在花都区三东村开设赌场,并通过开设赌场、承建工程等方式纠集有刑事犯罪前科者及社会闲散人员,以壮大势力。该团伙通过聚众殴打、威胁等方式,驱赶竞争对手,“称霸一方”。此外该团伙还对当地的工程建设和“地下赌场”行业形成非法控制。

22名被告人被判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具体而言,9宗开设赌场,2宗故意伤害,1宗非法拘禁,1宗非法持有枪支,2宗强迫交易,10宗寻衅滋事。

昨日,越秀法院判决梁某彬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罚金7.5万元。其他2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决有期徒刑8年3个月到1年9个月不等,并处罚金3万元到1.4万元不等。

宣判后,梁某彬等22人均认为量刑过重,准备上诉。


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小波过世之后,我认识了一位异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这样的人跟女同性恋的区别在于,他虽然身体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是男性,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


严厉谴责色情场所挂国旗

抛开无耻先别说,让嫖客在性交易场所把自己意淫成“领导干部”,有什么意义呢?想来想去,可能这种手段有助提升洗浴中心的“逼格”和提升嫖客的“性欲”吧。


卢布贬值的前因与后果

今日之卢布及俄罗斯金融、经济,宛如一个得了急性胆囊炎的病人,“制裁解除”和“油价企稳”不过是能解一时之痛、却无法解病患之苦的两片止疼药——何况就连这两片止疼药也是“处方药”,不是“病人”自己想买就能买到、想吃就能吃上的呢?


必须追究冤案制造者责任

近年10起特大冤案中,赵作海案、浙江叔侄案、萧山5青年抢劫杀人案等3起冤案已经进行追责,安徽于英生冤案已启动追责程序,暂无下文;其他案件均未明确启动追责程序。冤案平反后却不追究相关办案人的责任,等于河流的污染未被肃清,同时严重损害法律的尊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