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会名誉会长:曾建议党政领导给老师拜年

新京报快讯(记者 许路阳) 今年是教师节设立30周年。9月9日,习近平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看望教师学生。84岁高龄的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参与过事关教师事业发展的诸多大事,当天他在北师大接受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并参加了由习近平主持的师生代表座谈会。

教育公平是他关注的一大问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谈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教师专业化。在他看来,教师节30年了,应当纪念,但在纪念的同时,素来提倡教师专业化的他,仍建议加强教师的在职进修,并亟需关注日益严重的师德问题。

曾建议党政领导给老师拜年

顾明远的岳父、鲁迅三弟周建人就特别提倡尊师重教。他记得,当1980年代初,我国连续两次发生侮辱毒打教师事件时,他的岳父周建人就非常气愤,曾参与联名给中共中央办公厅写信,要求惩办凶犯。当时,周建人还给《光明日报》编辑部写信,要求全社会尊重教师。

顾明远也给《光明日报》写过信。那是1985年初,他和时任中国教育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方明等人,一起写信建议,“为了尊师重教,希望各地的领导能够在春节的时候去给老师拜年。”

那时,不少人开始呼吁尊师重教,其中,就包括时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王梓坤院士,直到如今,他还被广泛尊为提倡教师节的第一人。而时任北师大副校长的顾明远则带领团队,为相关部门领导整理提交了国外尊师中交的材料,并参与了相关讨论。

“小学老师算什么知识分子?”

但没过几年,顾明远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一方面我们要提倡社会上尊师重教,另一方面,如果老师没有专业化,水平不高,那你就很难得到社会的尊重。”

促使他思考这个问题的导火索源于一次聊天。

1980年代后期,顾明远为了撰写中等师范学校《教育学》教材,曾到地方调研。有一次饭后聊天,大家感慨“文革之后,知识分子待遇很低”,但顾明远觉得“小学老师工资更低”。

“小学老师算什么知识分子啊?”一个当时劳动人事部干部的反问刺激到顾明远。

“我想小学老师怎么不算知识分子啊,他说你看,农村里很多半文盲都在教课,那算什么知识分子。从那时我就觉得,你要受到社会的尊敬,你本身就要有知识。”顾明远说。

因此,在1989年,他就在《瞭望》杂志发表文章,提倡教师通过专业化,增强自己的不可替代性,这样才能有社会地位。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顾明远进一步提出,应该给教师一个进修提升的机会,建立“教师专业学位”。

经努力,1996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设立教师硕士专业学位,“从前两年开始,我们已经开始有教育博士了。”顾明远说。

要严把教师入口关

如今,各种专业出身、学校出身的毕业生,都有可能成为人民教师,顾明远认为,这就需要把好入口关,他就一直提倡实行教师资格制度。

“这个制度一定要坚持,而且不能走过场。我主张,考试合格以后一两年再发证书,看看能不能胜任。”顾明远说。要严把教师关。

据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介绍,2011年,我国已率先在浙江、湖北两省启动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改革与定期注册试点工作,今年,试点省份已扩大到15省。

顾明远认为,即便过了注册关,一个合格教师仍需要不断进修,“国家考试资格证书发了以后,5年要检查一次。检查不合格,就要退出”。

对话

“高校老师师德,要自尊自律”

新京报:30年来,教师这个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顾明远:首先,当教师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感觉教师比较重要。

其次,教师的待遇也不断的改善。90年代末,拖欠教师的工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随着毕业生就业形势越来越困难,教师这个行业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强,现在考教师资格证书的人比过去多了。

第三,教师社会阶层上来以后,社会对教师越来越重视,从领导到群众都越来越尊重教师。

另外,学校的环境也改变了,学校的设备什么都改善了,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在提高。特别是大城市的教师,待遇也比较好。

现在关键还是年轻教师,要提高他们的待遇。农村过去拖欠教师工资,现在差不多每月都能拿到2000元左右,基本达到当地公务员水平了。

新京报:现在教育部制定一个关于高等学校教师师德的文件,对于高校老师师德和中小学老师师德有什么不一样的要求吗?

顾明远:我认为,高等学校老师的师德,着重要强调自尊自律。当时制定这个办法的时候,一开始讲要加强大学教师的教育,但大学本来就是最高水平的老师,谁来教育啊?

怎么自尊怎么自律呢?就要学习,通过学习来自尊自律。老师要学习马列主义、学习核心价值观、学习理论,通过学习加强你的理性认识,加强你的道德修养。当然,对于年轻的刚留下的教师,学校应该可以对其教育。

这和中小学老师不大一样,中小学老师毕竟不像大学老师有那么高的学术水平,给他们、尤其是师范学校的师德教育要加强。

新京报:对师德中凸显的一些问题,有没有根本性的解决措施?

顾明远:规划方案里面都有,比如说轻的进行教育,重的建立退出机制。至于犯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司法机关会依法处理。

新京报:你认为如何加强县域以内的校长教师轮岗,促进教育均衡化?

顾明远:我觉得轮岗也是一个办法,但是根本的办法还是要把薄弱学校改造好,整体提高教师队伍。

轮岗要让优秀学校教师带动薄弱学校教师,而不是代替薄弱学校的教师。他(她)去了以后要成为一个骨干,把那的教师队伍带动起来。但轮岗现在也遇到一些困难,首先,轮岗不能削弱原来优质学校的质量,所以轮岗比例要适当,要在百分之十几之内。

其次,要照顾到轮岗老师的困难,比如说到农村去,那就有住房问题、家庭问题,比如这个老师家里有老人啊、有病人啊、有小孩啊,这些都要照顾到。

在政策上、在措施上要做到细。除了硬性规定,还要有一些软的照顾老师的措施,要做得圆满一些,使老师们愿意去帮助薄弱学校的老师来提高质量。

新京报:据你预测,到2020年可以达到全国教育均衡化吗?

顾明远:我想能做到县域里基本上均衡,县与县之间就很难,省与省之间更难。现在规划纲要强调的是县一级,而不是省一级。我们这次到西昌去,西昌市里面的学校,很多学校比北京都好,设备更先进。

我们到山上看了几个学校,中心小学比较好一点,但是教学点就几间破房子,围墙也没有,甚至厕所都没有。

中心点学校上,有的学生住宿,两个学生睡一张床、三个学生睡一张床,这种情况。中心小学,一个班七八十人,两个人的桌子坐三个孩子,住宿下铺睡三个、上铺睡两个。所以能够做到一人一张桌子、一人一张床,这都要投入。桌椅要买,床要买,房要盖,要扩大才行。

新京报:对于十年之后的教师节,你有什么期待?

顾明远:教育应该是最幸福的事业,它开导我们的孩子不断成长,为国家培养人才,我们一进入教育领域,心情就非常舒畅,我们热爱教育,所以我觉得教育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事业。我想,10年之后,无论是物质条件还是精神条件,都将得到改善,教师应该还是非常幸福的职业。

另外,现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10年之后,老师们应该会采用新的技术教育学生,我们的教育模式会有一个改变。

采写/新京报记者 许路阳 实习生 赵欢

编辑:闫宪宝

(原标题: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教师要配得上社会尊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