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住建局:房管所长兼开发商老总不违规

华商报讯 (记者 张宝龙) “拆迁协议还没谈好,房子就被强拆了。”家住金台区革新巷的市民崔峰说,因为旧城改造,他家的房子需要拆迁,但在协议没谈好的情况下,房子就被强拆了。同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法人还是金台房管所所长,他觉得不合理。

市民:国家公职人员还能兼任私企法人?

4日,崔峰说,2013年5月,他家的房子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开发商挖倒。后来和开发商协商没谈妥,之后也就一直拖着。2015年1月,在没谈好的情况下,开发商又将他家剩余房子强拆,开始施工。“没有经过我同意,也没拿到任何补偿,就强拆了房子。”崔峰说,截至目前,开发商也没有人再出面和他协商解决此事。据他了解,开发商为宝鸡金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老总叫王联社,此人同时也是金台房管所所长。

崔峰质疑:“国家公职人员还兼任私企法人(代表),这不合理吧?”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53条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

当事所长:国企改制成私企 没拿过公司一分钱工资

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金台直管公房管理所(以下简称金台房管所)了解情况,该所办公室人员说,所长王联社因病住院休假了。

在电话中,王联社说,他的确是金台房管所所长,同时也是宝鸡金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1995年他从部队转业回宝鸡,安置在住建局旗下的金厦公司,当时该公司是国企,主要负责公房维修等工作。后来又被安排到金台房管所任职。2004年企业改制之后金厦公司成了现在的私企金厦房地产公司,由于单位效益差,100多名员工工资都发不上,几任经理都辞职不干了。他十几年一直在那工作,员工们推选他为公司法人代表,但他至今没有拿过该公司一分钱工资和补贴。

开发商:反映者是“钉子户”依法拆除他家违建

宝鸡金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经理吴颜秋说,关于崔峰家房子拆迁一事,前后共协商了十几次都没谈妥,对方漫天要价,致使工程一直难以动工。拆迁从2010年开始,崔峰本不是拆迁的原住户,是后来从别人手里买来的房子,面积只有53平方米,后来他在院子加盖违章建筑,做起了“钉子户”。

吴颜秋说,公司多次妥协,给出两套80多平方米房子的条件,崔峰还是不答应,还要70多万赔偿。此旧城改造项目就一栋楼,还有几十户拆迁户,没有多少利润,公司根本不可能答应他的无理要求。崔峰在施工时还曾多次阻挠、搞破坏,打伤工人。后来没办法,依法对他家的违章建筑进行了拆除。

住建局:兼职事出有因并不违规

宝鸡市住房和城市建设局监察室主任宋建峰说,王联社当年转业回宝鸡属于县级干部待遇,一直在金厦公司工作。后经局党组研究决定,任命为金台房管所所长。因为维稳和方便管理等实际原因兼任金厦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局里也知道。金台房管所是事业编制,王联社不属于公务员,不违规。昨日,宝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说,金台房管所隶属于宝鸡市住建局管理,是事业单位编制。个人的人事信息主管单位应该很清楚。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买房凭什么要开无犯罪证明?

在一个总理都忍不住吐槽“证明你妈是你妈”的证明大国,“无犯罪记录证明”这事真的一点儿不新鲜。这一次,“奇葩证明”再一次成为新闻,不仅仅因为“买房要无犯罪证明”,更因为连云南盐津县普洱派出所的民警都看不下去了。


房产税开征需过两道民意坎儿

就单纯开征房产税而言,如果在一些问题没有厘清之前就上马开征,即便真得走了“立法征税”的程序,即便看起来比一些部委直接发红头文件以加税的做法更加委婉和含蓄,也就是拥有了所谓程序正义,对于众多国人而言恐怕也会产生“一百个不高兴”。


性暴力为何没写入新反家暴法

不难想象,不少女性,比如说被拐卖的妇女会遭遇性暴力。在家庭范围的界定上,至少也应该承认很多恋人的同居生活与一般家庭生活无异。那为什么,法律没有将性暴力、恋爱关系中的暴力纳入管理中?


有钱人成龙发自内心想坐牢?

成龙想强迫有钱人包括自己去坐牢,这只是他的一个愿景而已,能不能实现那是另一回事。在一个法治社会,想坐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被法庭判决有罪,否则就算影视明星想体验生活求坐牢,也是不可能心想事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