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今年前三月扒窃案破案率翻倍 公布反扒地图

3月26日,上海市公安局召开“打击街面侵财类案件媒体通气会”,首次公布今年1至3月份上海各区县扒窃拎包案件案发较多的区域地图。在有着2500万人口的上海,“扒窃拎包这一类案件,上海一天的接报数在170起左右。”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事情报侦查支队副支队长纪海在会上透露。

详细披露某一类案件的接报数据,在上海公安以往的发布会上并不多见,因为这往往会被担心影响“市民安全感”。

破案率翻倍:大数据反映扒手动向

改变的背后,是破案率的飙升。据刑侦总队街面犯罪案件侦查支队支队长惠士俊介绍,今年1月1日至3月20日,上海共破获扒窃拎包案件2440起,同比去年上升104%,抓获犯罪嫌疑人1086人,同比上升17%。司职刑事情报侦查工作的纪海,将这些战绩的取得,归结于“大数据”的支撑。但他坦言,“大数据”的采集工作还远远不够,因为有不少市民遭遇扒窃后,没有及时报案,这令公安无法及时准确地了解扒手们的动向。“所谓大数据,就是和案件有关的所有的人、事、物。”他解释说,日常的户籍申报、违章处理、前科信息、宾旅馆信息、网吧登记信息、银行卡信息、身份证信息等,都是数据,“不少案件发生后,我们开展的工作与其说是在破案,还不如说是做数据的逻辑分析。”

在纪海看来,单个案件所反映出来的数据是有限的,也是残缺的,但当数据采集成了系统,有了量的积累,然后数据之间进行交叉碰撞,就可能给侦查破案带来新的线索和机遇。“我们有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梳理前一天全市的接报案信息。如果发现当时信息采集不是很完善,就会和被害人联系,帮助对方回忆,进一步完善报案内容,也就是完善数据库的采集。比如手机掉了,会问你买手机的那个盒子还在吗,因为盒子上有手机串码。”纪海说,大数据能反映出一些发案的趋势性判断,为部署警力提供依据,比如前几天徐汇有个韩国明星(因《来自星星的你》而人气爆棚的韩国男星金秀贤)的见面会,我们就投入了大量便衣力量,扒窃拎包的发案就很少。

无需记地图:养成防范习惯更重要

2011年,本地论坛宽带山曾发布过一张很有名的反扒地图,标注出48个容易被小偷光顾的区域。这些“小偷重灾区”由网友发帖曝光的遇偷经历与小偷作案的密集地点汇总整理而成,主要包括车站、天桥、医院、购物中心等,而轨交更是小偷活动最为猖獗的地方。但纪海在会上表示,从专业的角度看,这份民间制作的地图,并不完整:一个是数据支撑不完整,二是没有动态变化。

刑侦总队这次公布的上海市“反扒地图”,为今年1至3月份17个区县扒窃拎包案件案发较多的区域。纪海说,扒手是不断流窜的,因此扒窃地图也是动态变化的,但所有拎包扒窃的多发区域有一个共同特征,的确“都是商业、人流集中区域”。

“有些老百姓遭遇扒窃后,可能不愿意报案,觉得报案了,也不一定破得了案。”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赵勇直言:“我想通过这次信息发布,让老百姓对公安提高一些信心,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还是要及时去报案,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个案的侦破,大量数据的积累也会为我们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但纪海认为:“一张全红的反扒地图,还不如一个良好的防范习惯。比如,人多的时候,包放在胸前;手机用完,别斜插在裤子口袋里……养成好的防范习惯,应该比记住这些地图更有用。”

反扒小建议:戴耳机听音乐易被盯梢

“双肩包是他们的标配,一来方便遮挡视线,二来容易伪装成上班族。”反扒民警建议,市民发现财物被盗后,应及时报案,对于报警比较集中的线路,警方“会加大警力,调查打击”。

目前公交和地铁仍是盗窃案高发区域。但相比公交车厢,轨交车厢的探头质量要好一些。“每次看录像时,我们都要把‘嫌疑对象’的体貌特征记在脑子里,以方便巡逻时‘对号入座’。”反扒民警小潘提醒说,在轨交内,排队买票、上下电梯、进出站检票都是扒手们最常下手的地方,而戴耳机听音乐是最容易被扒手们盯上的。

赵勇特别提醒:“我们不提倡、不鼓励民间团体自己去抓小偷,因为这可能会导致一些人身伤害。毕竟,民警在打击犯罪这方面更专业。”

反扒直击——黄浦刑侦支队便衣反扒队:

全靠徒步巡逻景点商圈,是不是小偷,看眼神就够

个子不到1米7,穿黑夹克,面孔一板,有点凶。 3月22日,他出现在黄浦刑侦支队的便衣反扒队伍中,他是反扒好手老陈。

当天下午1点的会议,队长向包括老陈一组在内的5组人,通报了前一天110接报的情况:下午3点多,来福士地下一层的正豪大鸡排,受害人排队时,手机没了;下午4点多,人民广场老上海风情街,一只iPhone5s被盗;下午5点多,爱丽小屋,女性上衣右插袋的HTC手机被盗……一天7起,发案地比较分散,其中来福士占了2起。

会毕,老陈率领一个3人小组出发,老包搭档了七八年,小杨刚学了两个月。他们徒步巡逻,遍及人民广场、南京路步行街、城隍庙、淮海路、日月光等景点商圈。

从福州路,走到西藏中路。“来福士昨天偷掉2个,要重点来兜一兜。 ”老陈一行进入来福士,到B1层兜了一圈。周末,满满当当的客流,拥簇在各种小吃店周围。老陈一组兜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便出来了,继续朝新世界商城走去。

再回到南京路步行街,目标主要是街面、沿街重点商场。看上去,老陈没有携带装备,只是用眼。但他拉开夹克衫给记者看,皮带上挂着手铐,内插袋装着辣椒喷雾。这样空着手,跑起来方便。

刚翻修的第一食品商店,客流摩肩接踵。他们逐层往上兜,到2楼,他突然拐进麦当劳,又快步从另一出口下楼了,一直走到了天津路上的老弄堂。

节奏转换得太快,记者差点跟丢。好不容易追上,才知道老陈发现了麦当劳内有可疑人员。 “我在店外面的时候,他眼神和我对了一下,就那么一两秒,有点奇怪。后来,我进去,他就到出口楼梯的地方,要下不下,很犹豫的样子。 ”

光凭对一个眼神就能看出来?

“经验嘛,我们有感觉的。 ”守候了片刻,排除对方的可疑后,老陈一组才离开。

沿着步行街一路逛到置地广场附近。在ZARA专卖店,老陈逗留了很久,3人兵分两路,一会儿楼上一会儿楼下。原来,是组员小杨看到一姑娘往自己包里塞衣服,怀疑在偷盗,就多盯了一会儿。

离开步行街,沿着外滩观光平台,老陈一组直接走到了城隍庙。此时,记者的双腿已经开始酸痛。老陈说,这还不到平日的1/3路程。

离开城隍庙,走到河南路、人民路路口,一名一瘸一拐的男子吸引了老陈的注意。 “他有吸毒史,也有犯罪前科,年初在巴黎春天偷了一部iPhone4S,被我们抓过现行。 ”男子背着双肩包,带着眼镜。河南路上很空旷,为了防止被“老面孔”认出,老陈在马路对面一路跟踪。一直走到延安路、湖北路,看到男子突然扬招出租车。老陈快步上去,出示了警官证,把男子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调查。

老陈干这行已经15年了,练就了分辨扒手的本能,他尝试着用语言来描述秘诀,“扒手和一般行人或顾客不同,眼光向下,瞄口袋为主”。

反扒直击——闵行刑侦支队反扒队:

嫌疑人被抓受害者怕报复拒绝做笔录

格子衬衫、牛仔裤、皮夹克、披肩长发,戴一副白框眼镜,拎一个经典黑色女式坤包。从身边走过,很多男人都会回头瞅上几眼。但几乎没有人会把这样一位美女跟抓小偷联系在一起。

她,就是闵行刑侦支队 “便衣队”的女探长姜峻,带领着一支7人反扒小组,业绩显赫,一年抓了150余名嫌疑人。

姜峻有个习惯,每隔几天,就要去拉一下110接警记录:“不少老百姓觉得,手机、钱包被偷了,报案也不一定能抓到小偷,可能就只打了个110,没去派出所做笔录。所以,110接警记录最能反映案发实际。 ”

今年2月,姜峻探组曾打掉一个“轧半轮”(专门在公交车上下车时偷盗财物)的团伙,线索就来自110接警记录,“接报20多起,但能提供有效信息的只有3起。 ”

3月20日下午,根据受害人描述的信息,姜峻探组又锁定了两名涉嫌扒窃的男子。探组8个人,分乘两辆车,在暂住地外守候。

下午3点40分许,这两名男子走出暂住地。

“星星,(下车)跟上去,(他们)估计要去做生活。 ”通过耳麦,姜峻发出指令。

10分钟后,星星反馈称,两名男子扬招黑车离开,驶入了外环线。另一辆车,马上跟了上去。

“星星,下个路口上车。”姜峻开车,接上星星后,追了上去。

“你们跟得太近了,下个路口小拐弯,出去兜一圈。 ”姜峻咬住黑车后,通知另一辆车调一调,避免被发觉。

然而,那辆黑车从长宁天山的商圈,一直驶到徐家汇,依然在兜。从守到跟,3个多小时过去了。

黑车一直开到瞿溪路,竟在高架下方猝然停车。“星星,快跟上去。 ”姜峻随后得到星星的反馈是,两个嫌疑人正在高架下小便,此时已是下午5点多。

下车后,姜峻和同事扮作一对情侣,与其他同事,步行轮流跟踪两名嫌疑人,走了2个多小时,因对方一直没能扒窃成功,当晚无功而返。

“捉贼捉赃,干我们这一行,必须要讲究证据。”姜峻说,“反扒最悲催的,是对象(嫌疑人)抓住了,被害人不见了。 ”

“有时,我们跟了两三个小时把对象抓住了,受害人却不愿意跟我们回去报案,说是 ‘担心小偷报复’。 ”直性子的姜峻直言,“我就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顾虑,只是去做个笔录。我们天天在马路上抓小偷都不怕。 ”她恳请市民遭遇扒窃后,尽量报案,除了可以增加找回被盗物品的几率外,也能给民警侦查提供更多资料,更为以后的定罪提供了更多证据。

(原标题:扒窃日均接报170起! 上海警方首次公布“完整反扒地图”)

(编辑:SN09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